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中科院生态研究员王如松生态文明渐行渐近

2018-12-06 22:15:03

中科院生态研究员王如松:生态文明渐行渐近

嘉宾名片: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国际科联环境问题科学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生态学会理事长。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政协委员。

1月10日下午,冬日的北京的天空灰蒙蒙的,人车熙攘,走在街上一种莫名的不适油然而生。这在我国自主培养的个生态学博士、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如松看来,其实是生态服务功能的退化,他说:“天也有‘情’, 你不善待自然,自然绝不会给你好‘脸’。”

中共十七大报告首次提出“生态文明”的理念,并把它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要求提出。什么是生态文明?怎样建设生态文明?2008,我们将实现民族的奥运梦想,北京在推进生态文明方面,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带着问题,我们走进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专访了王如松研究员。

:生态如今已成为社会高频词,能否从专业的角度阐释一下生态文明?

王如松:的确,生态一词已成为一个流行词,但很多人并不完全懂它的含义,以为天蓝、地绿、水清就是生态了,其实它的内涵要广得多。

首先,生态是一种关系,是包括人在内的生物与周围环境间的一种相互作用关系。

其次,生态是一门学问:是人们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包括人在内的生物与环境之间关系的系统科学;是人类塑造环境、模拟自然的一门工程技术;还是人类养心、悦目、怡神、品性的一门自然美学。

此外,生态在民间有时也作为形容词用,是“生态关系和谐的”或“生态良性循环的”一词的简称,如生态城市、 生态旅游、生态文化等。根据词义学上约定俗成和从众原则,这类涵义已逐渐被国际社会所公认。

至于生态文明,是指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与政治文明在自然与社会生态关系上的具体表现,是天人关系的文明。具体表现在人与环境关系的管理体制、政策法规、价值观念、道德规范、生产方式及消费行为等方面的体制合理性、决策科学性、资源节约性、环境友好性、生活俭朴性、行为自觉性、公众参与性和系统和谐性,展现一种竞生、共生、再生、自生的生态风尚。

:建设生态文明需要全社会的参与,我们应该怎样有序推进生态文明的建设?

王如松:生态文明涉及认知文明、体制文明、物态文明和心态文明。

认知文明,是指人类在认识自然、改造环境、管理社会、品味生态过程中积累的知识、技术、经验和系统方法,往往是从上一代传予下一代,从单个个体传至社会群体。我国城乡居民的生态和环境知识与发达国家差距甚大,认知文明亟待普及与提高。

体制文明是协调自然和人文生态关系的管理制度、政策、法规、机构、组织以及科技体制的开拓、适应、反馈、整合能力。传统工业文明形成的体制条块分割、环境经济脱节、生产消费分离、城市乡村分治、认知还原论占主导,决策就事论事等问题是可持续发展的瓶颈,急需按生态学规律强化体制改革。

物态文明包括生产文明和消费文明。生产文明旨在推进传统生产方式从产品导向向功能导向、资源掠夺型向循环共生型、厂区经济向园区经济、部门经济向络经济、自然经济向知识经济、刚性生产向柔性生产、从减员增效走向增员增效、职业谋生走向生态乐生的循环经济转型;消费文明涉及每个人的居息、代谢、行游、交往活动以及水、气、土、生物、废弃物等环境影响方式。美国式高物耗、高能耗、高环境影响的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是中国的资源环境和人文生态所承载不了的。文明的生态消费观倡导从以金钱为中心的富裕生活向以健康为中心的和谐生活、从以数量多多的占有型消费到以功效优化为特征的适宜型消费、从以外显为中心的摩登消费到以内需为中心的科学消费过渡。

心态文明是人对待和处理其自然和人文生态关系的精神境界,包括五类:一是温饱境界,这是人的动物本能;二是功利境界,是市场竞争的基础。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还必须有道德境界、信仰境界和天地境界。市场机制的引入解放了功利境界,但当前我们的道德、信仰境界和精神文明却相对滞后。

:作为北京市2005年至2020年城市生态规划研究的首席科学家,您心目中有没有理想城市的范本,北京在生态环境方面存在那些难题,怎样破解?

王如松:城市生态的一个重要原则是适应,没有一个超越自然条件的理想生态城市样板。一个生态合理的城市必须在对城市环境、经济、社会和文化因子间复杂的人类生态关系的深刻理解的基础上实施综合规划、能动建设及系统管理,探讨改造自己、适应环境和改造环境、实现持续发展的科学途径。

北京前挹九河、后拱万山、风水独特、生态适宜。西部是太行山余脉的西山,北部是燕山山脉的军都山,潮白河、永定河穿市而过,直下渤海,是国家首都的理想胜地。但快速发展的北京城市建设也面临着生态环境的严峻挑战。挑战是建设用地的“摊大饼”格局和水资源短缺导致的水生态服务功能的退化。

城市建设的“摊大饼”格局已成为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一种无奈模式,是城市一定历史发展阶段的必然产物,具有一定的社会经济合理性,反映了紧凑型城市发展的需求。“摊大饼”虽然单位边缘线服务人口多,经济成本;但其单位面积享受的与自然交融的边缘线短,因而生态效应差。

北京市2005年至2020年城市总体规划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融入了生态涵养和生态系统管理的先进理念和方法。未来的生态北京建设将以西部和郊区的生态涵养及东部和城区的生态建设推进首善之区的科学发展,通过展肢瘦身、舒经活络、切红缀绿、改灰复蓝,将区域生态服务功能逆向楔入建成区内,破解和减缓城市热岛效应、灰霾效应、污染效应和阳伞效应。让自然融入城市、让社区充满生机、让市民享受自然。

水是生态服务功能恢复的关键,我们的大气、土壤都需要一定的湿度。多年来城市发展挤占了大量自然生态用水,虽然南水北调可以部分解决城市工业和生活用水,但生态用水的巨大赤字仅靠调水却很难填平。需要从观念更新、体制革新和技术创新出发, 通过生态文明、循环经济与和谐社会建设系统解决问题。

绿色奥运是北京生态建设的一大机遇。应当指出,作为绿色奥运灵魂的生态文明亟待在全市蔚然成风。北京应把握绿色奥运机遇,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发动一场类似上世纪50年代的“爱国卫生运动”的生态文明运动。 ( 刘维涛)

养森瘦瘦包效果
ITSS认证咨询
探伤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